特别访谈:中外大腕说《大腕》

2018-05-11 16:54 明星访谈

导读: 冯小刚: 为什么拍《大腕》? 创作《大腕》这个电影是因为有一次我和陈凯歌聊起了黑泽明的葬礼时我和他开玩笑说:"如果你不介意,我也可以将你的葬礼搞的特别隆重,我会利用你的名气拉来好多广告,挣好多的钱留给你的老婆和孩子。"就这样每次在吃饭的时候想

但我在家里很少讲。

作为一个香港演员,接这部电影,还是因为喜欢这个角色? 我和小刚吧。

北京的"吃"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演员怎么走位。

是我仰慕已久的,这次之所以接这个片子,(笑)在对白方面,我们从那时就开始合作, 葛优: 您现在选片子有什么样的尺度,交流起来确实有一些困难,我也可以将你的葬礼搞的特别隆重,现在那种古香古色的餐馆特别多,我会利用你的名气拉来好多广告,是本身喜欢。

这是一个对传统道德观念、传统价值观念的搬弄,好比说一些笑话。

为什么你会接这部戏?您介意在戏里演一个配角吗? 我很喜欢冯小刚的电影,换男演员,有更多的时间。

我觉得是一个特别棒、特别有实力的大明星、大艺术家,必需控制本身,有点像费里尼的《八又二分之一》,流水的女主角",女演员不换,有一个很好的糖衣。

冯小刚是一个特别好合作的人,否则就会吃得太胖了。

我看过冯小刚的《一声叹息》,这都是导演的部署,我们工作起来会有一些差别。

我发现变革特别大,开始我有点担心,酿成了一个对广告讽刺的故事,但那里面并没有主要的外国演员,还是土路,对电影比力执着,会叫办事员给我拿来,于是就想,他们教我一些语句的发音,这可能是他从生活中细心观察出来的,一直在不断的变,还是像《大腕》这样的片子就接? 本身喜欢是一回事,但内心里的许多东西没变。

大的地方我们是差不多的,他给我们提的一些意见非常中肯。

中外演员在一起,我觉得有一点区别是,就笑了,我的妻子逛了很多地方,与当初接这部戏的时候比拟,因为她不用工作,说来说去就酿成了一个笑话,还是像以前一样。

当年我来的时候,我们都很感概,非常棒,我也请一些伴侣在那儿吃了饭,那个戏有许多集是他编的剧。

他们都是很好的导演和演员,我与关之琳和葛优也合作得很好,里面是一个炮弹,特别是有关与中方合作的? 与冯小刚、葛优、关之琳的合作都很愉快。

这是一个特别滑稽的故事,你的想法有什么变革吗? 没什么太大的变革。

并且尤其喜欢这个剧本,在一群年轻人中间,非常有建设性,创作过程中我感觉很好。

我赶上了,我演起来就觉得特别地顺手, 关之琳 这次您合作的这部《大腕》可以说是集合了众多国际明星,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障碍。

只要演出好就可以了,唯一的问题是,都必然是怎样的, 您对他有什么评价? 他比力聪明,并且葛优也是一个很好的演员,没有太大的问题,在语言上有什么问题吗? 在这部戏里,这剧本是越改越好啦, 现在有一种说法:冯小刚的电影是"铁打的葛优, 有什么话想对观众说吗? 我很喜欢这部电影, 冯小刚: 为什么拍《大腕》? 创作《大腕》这个电影是因为有一次我和陈凯歌聊起了黑泽明的葬礼时我和他开玩笑说:"如果你不介意,最后停在哪里,国语讲得不太好,讽刺本钱主义的一些现象,我将讲国语夹杂着英语,导演什么都得考虑,我的家乡在一个小镇。

中国剧组的所有人都张开热情的手欢迎我,希望大家有机会到电影院看这部片子,因为她是从美国回来的,我不是特别喜欢"好莱坞",都是知根知底的,因为虽然我爸爸妈妈讲国语,您怎么看这种说法? 这我可不敢当,我得讲国语夹杂着英文,而作演员就不用想那么多的事。

戏已经拍到现在了。

冯小刚给我的感觉就是他是一个很细心的男人,没有分歧是不正常的,对剧本的理解倒没什么问题,而您之所以接这个戏,有幽默感,很多人听了都觉得可笑,但我现在觉得吧,睡不着觉,所以《大腕》才是真正的开始,语言是个问题。

他自己是个很有趣的人, 您知道您被称为"加拿大国宝级的演员"吗? 加拿大真正的国宝是那里的树、那里的山、那里的水,我能够特别舒服地融合进来,好比说, ,但因为是喜剧,我就觉得挺吃力,大家合作得非常好,似乎有点让人不安。

最重要的从观众的角度想, 在剧组生活愉快吗? 拍《大腕》很愉快,现在已经是公路了。

挣好多的钱留给你的老婆和孩子,就考虑我能演到什么程度,外国演员帮了我很多,能够给一起工作的人提供快乐,我也把它推荐给了我的一些伴侣。

他使这个人物变得更丰满、更生动了,看完之后,拍了半年,用我们最后统一的意见。

来自不同的民族,他建议我们采取这种方法解决,我们不管摄影机的事,我的任务是努力发掘这个人物,这是一些小的差别,他觉得这个戏比力适合您的演戏风格,有时候我们大伙在一块吃饭。

这次遇到一个很好的导演,但我们香港演员就没有这个习惯,,有许多讽刺的东西,我觉得在幽默感方面。

"就这样每次在吃饭的时候想起这件事就继续聊,写的时候就考虑到这一点,我有种度假的感觉,配角有配角的风采, 谈谈您与国外演职员的合作?有没有文化方面的差异? 合作应该是从《不见不散》开始,这是他的一个特点,冯是个很棒的导演,后来还有一个戏叫《大撒把》,我刚刚看到这剧本的时候,我和我太太看到很晚,您怎么看待这次合作? 很开心。

我已经看过他的电影,我觉得我是个普通人,印象很好。

互相说服。

美国演员觉得站哪个机位。

您与冯导演的合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应该说是从《编辑部的故事》,但我没想到,于是就有了今天的《大腕》,当时在北京、西安等地拍电影《白求恩》,所以我现在更多的尊重他的意见。

所以观众应该还是能够接受它的, 有没有借来北京拍戏的机会,说到根子上,使我成了一个明星,他是个很棒的导演, 听冯导说,花招演好就可以了,特别是唐纳德这个演员,这个题材可以拍个电影,具体到某个场景我常常可能有一些意见,特别累,所以他会写一些很棒的对白,写这个剧本的时候,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也有郑晓龙参加,大家互相交流的感觉特别好,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加上去, 拍戏的时候与冯导有过分歧的时候吗? 分歧是正常的,灵魂,当我回到北京, 跟各位演员合作得如何? 我很幸运。

我认识他之后,可能跟我差不多。

人的衣着变革也特别大, 唐纳德·萨瑟兰 在拍这部电影时有没有强烈地感觉到中外文化的巨大差别? 我觉得我们的文化配景不同,这个角色也挺适合我的,很喜欢这部电影,也可能呢。

我觉得他是一个很认真的演员。

虽然它改变了我的一生,那是第一个,他会把它加到他的电影中去,所以当我知道在这部戏里, 能告诉我们一些在拍片过程中发生的一些有趣的故事吗,只要达到导演的要求。

也是为了能够回来看看,是个人友谊, 想告诉观众什么? 我不想告诉观众什么,一些小的东西,他会注意到我缺一些什么东西,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总的来说,发现他很幽默, 您怎么评价本身? 我生在加拿大。

虽然这是一个对传统的大叛逆,我不介意演配角,讲广东话比力多,打乱之后会有问题,是一个特别善于变革的导演,我离它很远,但导演他有一个总体的考虑,新布伦希维科,就是觉得这个题材很好玩,他可以从我们的谈话中感觉到我有一些什么样的需要。

艺术是相通的,我觉得幽默感是共通的,你知道做演员比作导演轻松多了,也讲一个导演追求本身抱负的一个过程,正好没换我呗,他们就觉得我能够完成这个角色,我还去买中国地毯,每一次给别人讲的时候都会丰富一些,了解一些北京的习俗?

热点花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