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男友的梦想去卖身?这部日本电影看3分钟三观尽碎

2018-05-20 16:30 电影新闻

导读: 每个人的成长,莫不如此。

娱乐圈里总有一些仗着自己天生神颜就敢肆意妄为的极品帅哥!

比如,活生生把自己大变活人成本山2.0的陈冠希。

永远不按常理找角度的吴彦祖。

也许无敌的容颜,真的让他们寂寞到痛苦了吧。这些天生盛世美颜的男人,好像真的都不太珍惜自己的美貌呢。可能他们每天都在向上天祈祷:既然岁月不能毁掉这张帅脸,那就让我亲自来结束掉这悲剧的一切吧!

生于1976年的小田切让,就是一个通过各种奇葩发型来毁掉帅气的神颜男子。可惜,无论他怎样努力,似乎都做不到一个简单的“丑”字...这种痛苦,可以想象...

他在今天要说的这片里,很花很渣男,但依旧帅到让人忘掉三观,只想按下暂停键欣赏那迷人的五官——

《南瓜与蛋黄酱》

千万别被这充满甜美食欲的片名欺骗了,这电影其实很丧很压抑。

讲的是都市男女的爱情故事。男男女女的那点儿事,真是永远说不清道不明,却又让人乐此不疲。

土田(臼田麻美 饰)有一个同居的男友,阿诚。

这货是个标准的文艺青年,音乐,理想,创作,艺术...就是不会生活,吃喝拉撒一概不管,靠女友过活。

土田27岁了,也赚不到什么钱,看着自己的废柴男友,终于决定还是出去卖身比较快!

看着很苦情的女主人设对吧,其实她未必这样觉得。女人可能都有点圣母情结,总是喜欢在爱情里扮演拯救者的角色。如果做陪酒女能换来钱继续支持男友音乐梦的话,她是愿意的。

陪酒女的圈子也有着自己的规矩,通常女孩子们都会谎报年龄,小上个5岁左右。穿上吊带衫,小短裙的土田妹妹,今年也才刚满23岁,青春无敌哦。

一开始陪酒,后来就不止于此了。有个客人是中年大叔,他喜欢让土田穿上各种学生妹的制服,喜欢操控摆弄她年轻的肉体,来满足自己对青春的某种迷恋。

买春的是这样,卖的人又何尝不是如此?

土田的年龄虽然不老,但却正好处在一个纯真消逝成熟未满的年纪。失去了年龄的保护壳,在残酷的生活里刚刚被呛了几口脏水,这应该算是人第一次开始缅怀青春的小高峰期吧。

如果说土田是想做圣母才卖身,尚且还充满了牺牲和正义感的话。那现在的她俨然已经把这些当做借口了,因为她已经分不清这是被迫还是欲望。

“难道我不是为了你的梦想而出卖我的肉体吗?”

当阿诚发现她的钱是卖身得来的之后,土田反击得理直气壮。

或许,她也曾在阿诚的音乐里获得过一丝慰藉和感动,但那些温暖和包裹着巨大空虚的生活相比,实在是太不堪一击。

“要是阿诚自己离开就好了。”

土田的欲望战胜了理智,她不想再继续这样绝望的生活了。

可她不知道,这汹涌的欲望并不是没有来由的。她渴望回到无忧无虑的青春岁月,渴望像第一次那样笨拙勇敢地去爱上一个人。

这些冲动的源泉,来自一个人。她的前男友,荻尾(小田切让 饰)。

他们重逢的那一刻,土田整个人都是颤抖的。虽然她清醒地知道,这个男人身上有着无数的缺点,花心,不负责任,害她怀孕打胎...

“我知道他早晚会走的。”

深切相爱过的两个人,在分手之后是不能见面的。因为只要再看一眼,就没办法再离开了。明知道对方是错的人,可就是死都不想放手。那真是一种糟糕到极致的感觉。

土田就遭遇到了这种情况,荻尾和阿诚都说她变了,她也承认这一点。但只有她自己清楚,正是因为时间带给她无法抗拒的这些改变,才让她进退两难。

如今这两个人,她都没法再爱了。因为,她不知道现在真实的自己,应该爱哪一个,能够爱哪一个。

人们提起三角恋,总是喜欢简单粗暴的用道德标准去帮别人做决定。“当然选现男友啊,过去就过去了嘛吧啦吧啦”…“当然选忘不了的那个啊,真爱无敌嘛吧啦吧啦”...

土田一定在想,如果感情真的能像这群笨蛋说的那样简单,就好了。

快到结尾时,土田穿上阿诚留下的外套,去和狄尾做最终的告别。正如他曾说过的那样:“我怕你忍不住,再见面的时候还是会‘荻尾,荻尾’地叫我。”土田还是忍不住再喊了一次荻尾的名字。

可也...仅此而已。

她也没有和阿诚复合。虽然一个满眼泪水,一个泣不成声,可是谁也没有再说出一句,我们还能在一起吗?

时间走了,爱情也走了。他们都不知道往前走和留下来,究竟哪个离彼此更近。

整部电影慢悠悠的,再平实不过。虽然有卖身、三角恋这样狗血的俗套元素在,但观看下来其实并没有感觉到不真诚的意味。

这里的感情纠葛虽然不算新鲜,但确是真实而动容的。一个还没有准备好长大,却已经被时间推着走向前的女孩,对爱的迷惘和纠结。

她热烈地拥抱爱情,又被爱情吓退,努力地投身生活,却遭到冰冷的嘲笑。摇摆不定的两段爱情,其实就是她分不清的两个自我。

我觉得我还是原来的我,可我分明变了;我觉得我应该是变了,但我却仍然充满了原来的那个我。

每个人的成长,莫不如此。

最后,只剩一声叹息。倒上两杯酒,一杯敬清醒,一杯敬迷茫。

热点花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