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创投总经理赵亚辉:区块链“凉”一点,能发现更好的投资机会

2018-05-04 11:37 音乐新闻

导读: 作为2018年的一大热点,“区块链”这个名词频繁出现在各类创投活动上。今晚,人民创投总经理赵亚辉和快校CEO方刚,做客区块链探长和31区主办的《区块链50人》第

  文/区块链探长

  作为2018年的一大热点,“区块链”这个名词频繁出现在各类创投活动上。在多个领域的应用前景都备受资本市场的青睐。

  然而,很多投资人虽然预感到风口来袭,却困于如何投资。有人认为投资“正当时”,也有人认为切不可太“冲动”。有关区块链投资陷入了一个嘈杂的舆论环境。

  当下区块链投资处于什么样的投资阶段?看区块链项目与看互联网项目,在投资逻辑上有何不同?区块链领域的创业者与投资人,存在哪些不可触碰的“高压线”?

  今晚,人民创投总经理赵亚辉和快校CEO方刚,做客区块链探长和31区主办的《区块链50人》第四期,就以上问题进行探讨。

  以下为此次谈话的精选内容:

  1、近几年比特币的爆红只是表面现象,其背后的逻辑才是最重要的。而这个逻辑就是区块链的技术架构和运行机制,例如分布式记账,不可篡改,全程溯源等。

  2、区块链技术是对互联网信息的一种补充,它是一种新的数据存储结构和传输方式,它的应用将围绕信息的价值构建。目前,区块链的应用都在探索阶段,技术也在不断更替,哪个场景在信息的价值方面需求大,哪个场景就优先实现应用。

  3、互联网和区块链的投资底层逻辑是相通的,特别是对价值投资原则的坚守。无论是古典投资人还是现代投资人,职业操守和职业追求才是最重要的,你永远都要从价值投资的角度,去审视并发现具有高成长性的项目。

  4、现在用区块链技术解决一些行业内的问题,更多的是对行业已有技术的补充,而非颠覆。过多使用“颠覆”这类字眼,其实是人为在制造焦虑,制造所谓的“区块链恐慌”,对技术和行业发展都没有益处。

  5、区块链“凉”一点,反而更有利于发现好的投资机会。投资就是投人,退潮之后,才知道谁在裸泳,凉了才能看出谁是真正做事的,真正创造价值的。

  以下为对话全文:

  方刚:亚辉,你是“古典投资人”吗?给大家介绍一下人民创投和你自己吧。

  赵亚辉:大家好,我是赵亚辉,现在是人民创投的总经理,负责人民网和旗下文化产业基金的投资工作。我曾在人民日报做了10多年的科技记者,长期与科技界和创业者打交道,算是中国互联网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近距离的见证者。

  2012年人民网在登陆A股上市以后,我也开始从记者转型做投资人。当时我们组建了人民网对外投资部,专门负责人民网的对外投资工作,后来又发起成立了多支私募基金,多元化我们的资本运作方式。这6年中,我们累计对外投资了数十亿元,投出了几十个项目,其中也包括独角兽项目。

  两年前,人民创投上线了人民网创投频道,重点关注报道创投行业的新闻和资讯,给出权威解读和深入分析,反映产业的发展变化,服务于创业者和投资人。

  我本人是学理工科出身,后来又学了新闻和传播,工作又一直和科学家和创业者打交道。我认为,科技创新是推动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商业模式乃至生产关系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沿着技术革新的线索去寻找掌握前沿科技的企业,是捕获未来的独角兽的重要路径,所以我对技术进步始终保持高度关注。区块链也不例外。

  至于古典投资人,这个概念还并未形成广泛共识,我觉得,无论是古典投资人还是现代投资人,职业操守和职业追求才是最重要的,你永远都要从价值投资的角度,去审视并发现具有高成长性的项目。

  方刚:这两年在看哪方面的项目呢?

  赵亚辉:刚才我也谈到了,人民创投是投资领域的新人,在过去的6年里,我们结合自身优势,重点关注了传媒、教育、娱乐、健康、体育、旅游等为人们提供更美好生活的互联网应用项目。我想,做投资其实和做媒体是一样的,思路要尽量开阔,眼界尽量高远,争取透过现象去发现本质,真正看到每个项目的价值。

  比特币爆红只是表面现象,背后的区块链技术逻辑最重要

  方刚:我也了解到,您是一名十分优秀的记者,曾经发表过很多优秀作品,其中有一些还是冒着生命危险完成的,获得过中国新闻奖和中国青年科技奖,还被评选为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后来为什么想到转型做投资了呢?转型以后感觉如何?有没有困惑和烦恼?

  赵亚辉:做新闻是看人问事,做投资其实也是看人问事。投资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行业,机遇与挑战并存,要随时保持对新鲜事物的敏感度,近距离地接触时代的弄潮儿,某种意义上,做投资和做记者是相通的。

  但也有不同,做记者可能更多是旁观和记录,而做投资则需要身体力行地参与其中,甚至要和创业者并肩作战。对我个人而言,我之前跑的主要是科技领域,对各种技术,特别是高精尖的技术,都非常感兴趣,有一些积累,朋友也多。比如现在的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5G通信、区块链,在我看来,其实都给了投资人更大的舞台。能够在这个风起云涌的时代,通过自己的努力,造就一批有可能改变世界的中国公司,那既是职责所在,也是个人荣幸。

  至于困惑,可能就是做投资等待的时间太久。做新闻讲求实效性,要快,能第一时间得到结论是最好的。但投资往往要等上好几年,不过从另一个方面看,这也是投资的魅力所在。

  方刚:什么样的契机让您关注区块链?

  赵亚辉:我的老本行是科技记者,有朋友在早期就向我提起过比特币。可能和很多人一样,接触区块链首先是从比特币开始的。我个人是很早就开始关注比特币背后的技术逻辑了。

  不过我更喜欢透过现象看本质,这是在人民日报当记者养成的职业习惯,也是职业素养。比如,近几年比特币的爆红我认为就只是个表面现象,背后的逻辑才是最重要的。而这个逻辑就是区块链的技术架构和运行机制,例如分布式记账,不可篡改,全程溯源等等。这些都有利于解决部分现实问题,例如食品安全问题,例如售假问题。

  但其实更重要的是,区块链这一套技术体系所折射出的一系列思想,可以帮助我们重新审视当前互联网行业存在的很多问题,给出很多解决问题的新路径,就像比尔盖茨开发了Windows,彻底改变了人们对操作系统的认识和使用电脑的习惯;乔布斯开发了苹果手机,彻底改变了人们对手机的定义。

  区块链技术是对互联网信息的补充

  方刚:互联网最先改变的是媒体和娱乐业,后来通信、社交和电子商务跟上。在您看来,区块链技术的应用会重演这个过程吗?

  赵亚辉:按照商业逻辑,技术的发展和应用都要考虑两种平衡:一个是需求和供给的平衡,一个是收益和风险的平衡。

  以区块链为例,我个人感觉,互联网是解决信息传递的问题,区块链是解决信息价值的问题。

  互联网的应用更多是围绕信息传播来展开,互联网用低成本、高效率的方式实现资讯的高速、大范围传播,所以内容和用户上网,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最先改变传播和娱乐业,就成了一种必然。

热点花边